我们与恶的距离
2019-06-10 17:30:22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9年5月刊卷首语   作者:安平 撰文

原文标题《我们之间的世界》

\

  台湾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的英文名是The World Between Us。很多人喜欢这个英文名,深以为然。

  信息时代众声喧哗,标签泛滥,对于中文名,导演说自己拍这个故事的初衷其实是想“撕标签”。作为建立在“最省力的规则”之上,达成对他人认知的一条“捷径”,贴标签潜在的危险在于,个体不被作为个体认识看待。编剧吕莳媛的想法是:“开始只是想写某个社会瞩目案件各个参与者的面向,写着写着却感觉我们都参与其中。”

\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中加害者的父母对着媒体下跪

  我们与恶不过一线之隔,甚至我们已不自觉地身处其中,这也许比恶本身还令人不寒而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许能够看到形成这一社会困境的原因所在。似乎共存于同一片天空下的我们,其实身处不同的世界,彼此之间被一道长长的密不透风的高墙横亘着,难以跨越,无法触摸,每个人看到的彼此,多是借助于公共舆论和自己的需求所想象和臆测出来的,而缺少真正的看见,诚恳的检视和包容,一些个体的困境、社会的困境因此而起。

  直面社会公共困境和社会病征的电视剧作品一向并不多见。由一个无差别杀人事件引出对媒体、公众、精神病患、受害者亲属、加害者亲属等各种面向的呈现(一切无不在矛盾和困境之中),在揭开社会创痛的同时,尝试促动不同的立场达成彼此的理解和对话,态度自始至终冷静、克制,尤其是,少有地选择呈现那些通常不被媒体和公众看见和了解的少数,比如加害者亲属,更是令人看到《我们与恶的距离》抚慰社会创痛的动人立意和诚恳的努力,引发好评如潮自在情理之中。

\

  跟风是容易的,理性思考是困难的;愤怒和破坏是容易的,对话和建设是困难的;把伤口包住然后一揭而过是容易的,发现形成伤口的原因并疗愈是困难的。然而,唯有去做那些困难的事,才有助于达成对人性更广阔深邃的理解,在这一基础之上形成健康的社会肌理,令整个社会获得精神上的调整和安顿。

  换一句简单的话,我们需要看见自己,看见别人,看见社会,当我们之间的世界变成我们共同的世界,当我们不再成为彼此的束缚,相对理想的社会关系才有可能形成。

  《我们与恶的距离》获得的热评从另一个层面也印证了一个事实:我们是多么缺少这类勇于揭开社会伤疤,意在让社会和人心获得局部性疗愈的现实作品。

  而回归个体本身,它令我们警醒。一片又一片接踵而至的喧嚣之中,当声讨的靶子一起投向一个个个体,我们是否可以离这股热浪远一些,再远一些?支离破碎中,所谓的真相面目模糊,当我们并不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那么可否不要轻易发声,不要成为压在那些惊惶和恐惧之上的一份力量?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