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推广素食到呼吁“光盘”,95后清华小伙用科技助力“光盘行动”
2019-05-28 15:10:08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9年3月刊   作者:撰文:杨莉楠 摄影:张旭

原文标题《柳济琛:自由生长》

\

柳济琛 “光盘打卡”创始人

  少年长成

  2017年8月,在长沙举行的一场大学生创新创业峰会上,刚满20岁的柳济琛激动地哭了一场。

  1800名学生踩着背景音乐《让世界因我而美丽》的节奏陆续进场,柳济琛在台下观望,回忆自己成立高校素食联盟(以下简称素盟)的点点滴滴以及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让全国的高校都有素食协会,恍惚觉得,自己的梦想将会在这里一下子全部实现。

  可现实并不总是尽如人意。柳济琛心里明白,无论他为了多一分钟的宣讲时间和主办方如何费力交涉,他能影响的终归只是一小部分人,或者只是“让大家稍微有一点印象”而已。

  最开始加入清华大学素食协会时,他并不这样认为。

  2014年,云南小伙柳济琛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在清华,他加入过很多不同类型的社团组织,但因为一直偏爱素食,最后选择了留在素食社团。

  从偏爱素食、蛋奶素食到彻底吃素,柳济琛也经历了一系列转变。

  最初他只觉得吃素是一种个人饮食习惯,后来逐渐发现坚持素食的人整体精神状态、身体状态都非常好,清华大学教授蒋劲松的一场名为“素食之道的七个维度”的宣讲,更是将他征服。

  “后来看了一个纪录片《从农场到冰箱》,很震撼,就决定吃素了。”

\

  《从农场到冰箱》是一部时长12分钟的纪录片,由美国演员、制片人詹姆斯·克伦威尔进行讲述,全方位地展现了美国各种食品厂的工作流程实景,描述了成为食物的过程中,动物被屠宰的痛苦场景,以宣传爱护动物的素食主义者理念。

  巨大的冲击和价值观再塑,让柳济琛产生了一种舍我其谁的少年意气。大一下半学期,他牵头组织了一场“素食游园会”,邀请北京十余所素食餐厅走进清华,免费派发素食,宣传素食理念。

  “北京其他一些高校的同学觉得我们活动办得很好,就希望我们也能帮助他们学校成立素食社团。当时就觉得不一定只做自己学校的事情,可以把这个面做得更大一些。”

  2017年4月22世界地球日,“素盟”成立,当时作为清华大学素食协会会长的柳济琛将目标定在两年内帮助1000所学校成立素食社团。但素食者毕竟属于小众,大多数参与的学生又以志愿服务为主,“所以我们那种组织形态根本无法支撑这么大一个事情。”

  只是,一心只想推广素食理念的柳济琛彼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每天都像上满了发条,冲刺在一条百米跑道上。

  “那种状态下人好像机器,而且人的关系也会有一些异化。”

  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和频繁的差旅,团队内部的分歧渐渐浮现出来。发现问题后,柳济琛开始学着调整目标。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组织架构的完善上,也不再期待一蹴而就。学会妥协,或许是成长过程中的一堂必修课。

  目前,素盟推动全国近50所高校成立了素食协会,并定期举办论坛与校际交流活动。褪去激烈的锐气,柳济琛看待素盟所取得的成绩,心态已十分平和。

  他现在时常想起《Hey Jude》里的一句歌词,“Don't carry the world upon your shoulders(不要一个人去承受这一切)”。

  回想之前,他觉得那时自己仿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但是现在不会了,我觉得还是要顺其自然。”

  破土在望

  柳济琛常常将素盟比做他人生的土壤。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人生事业的方向,甚至于他第一次创业,也与素食有着密切的联系。

  一次,他和朋友在一家素食餐厅吃饭,餐厅赠送了一张“惜福卡”。“惜福”二字意在珍惜粮食,如果顾客能够做到“光盘”,就能得到一张“惜福卡”,累计达到一定数量,餐厅就会有优惠赠送。柳济琛灵机一动,“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到面向全民,而且用互联网的方式,所以当时就想到‘光盘打卡’。”

\

  2018年5月4日青年节当天,新素代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新时代、新素质、新青年,其实刚好就是新素代的意思。”柳济琛将“光盘打卡”定位成一种流量入口,期待用户将善意的行为转换成积分,然后用积分兑换礼品,反向激励用户实现“餐餐光盘”。

  公司成立后,柳济琛带领团队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去往全国各地的餐厅,拍摄光盘照片用以训练人工智能。“比如说,盘子有方的有圆的,有剩点汤的,抹点油的,其实很不容易,有一点吃力不讨好的感觉。”

\

  甚至有人问他:“你有这个AI技术,做点什么不行非要做光盘打卡?”

  然而柳济琛觉得,“光盘打卡”的商业模式在理论上与现实中都非常成熟,“可以把所有的平台服务都连接起来”。另外,他也认为“光盘”的价值观与素食观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价值观考核不再是唯一以人为核心的,会考虑自然,或者其他的物种,所以素食的价值观就与之不谋而合了。”

  他始终没有忘记推广素食理念的梦想,但经过这几年的磨砺与沉淀,他早已学会将眼光放长远。“我现在觉得推广素食是一个长线的东西,是文化和产业双向的东西。我觉得需要时代推动,也需要产业推动,虽然‘光盘打卡’不以素食为基调,但是它的一个土壤。”

  然而商业的规则与厮杀远非校园内的社团组织可比。在产品上线发布之前,柳济琛坦言自己曾经“有些受伤”。

  “有人评价我们这个项目说,去打比赛太容易了,科技、公益、环保、大学生创业……好像哪里都占一点。但我当时去联络一些大型的基金会,结果发现人家都不回我,和我原来的想象可能不太一样。”

  柳济琛一步步意识到,理念固然重要,但是更关键的问题,是产品真正能够影响多少人,为社会带来多大改变。“素盟也好,‘光盘打卡’也好,自己变得越来越务实,我也觉得人一定要低调,要时常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不过有些时候他也会想,自己似乎过早地失去了太多大学生活的乐趣,也有人常常说他老成。“我觉得不好也不坏吧,反正我已经变成这样了,只能享受,只能接受自己。”

  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到“光盘打卡”的工作中,柳济琛打算今年办理休学两年。他从根本上相信这颗种子的力量,未来他希望能够将“光盘打卡”推广成为全民性质的软件,甚至走向国际。这个过程可能会有波折,会很漫长,但他相信一切只需要等待,就像种子埋在黑冷的地下,总会长大,总会破土而出。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