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越:让改变发生
2019-04-30 16:08:04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9年2月刊   作者:袁治军 撰文

\

唐越 小赢科技董事长兼CEO、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顾问委员会副理事长

  过去20年中,唐越先后创办了艺龙旅行网、蓝山中国资本、小赢科技,在资本、互联网、金融三大领域的频频出手,为他赢得了“创业企业家”的名声。鲜有人提及的是,在公益领域,他也一直在潜心付出。

  他是国内首家民办非营利性儿童医院——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发起创始人之一;也是关注世界的非营利环保机构,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2018年,他所创立的小赢科技成立公益基金会,聚焦乡村教育。

  “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人,是时代的幸运者。”唐越说,“我希望我能够为社会带来一个正面的影响,它不应只局限在商业层面,应该辐射进更多的领域。”

  环保无国界

  成立于1951年的大自然保护协会(TNC,The Nature Conservancy),是国际上最大的非营利性自然环境保护组织之一。如今,它管护着全球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公里的1600多个自然保护区、总长8000公里的多条河流及100多个海洋保护区。

  2011年,TNC与原四川西部自然保护基金会一同发起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社会公益型保护地—四川老河沟社会公益型保护地。唐越作为TNC的会员,见证并参与了老河沟项目从规划到落地的相关环节。

  “TNC对于保护地的保护方法非常科学,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唐越回忆,老河沟社会公益型保护地总体规划方案着重于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生态与社区可持续发展,将保护区与外围社区统筹规划,实现保护区与社区发展的共赢,使保护地的经济发展及土地管理形成良性循环。

  “我们在那里做了几年之后,意识到一个问题—TNC再好,也始终是一家国际公益组织。中国的自然生态保护,可能更需要一个本土的环保组织。”

  这是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成立的缘由。

\

唐越在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理事会会议上发言。

  2015年4月,在马云和马化腾的号召下,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在宁波正式成立。唐越出任基金会顾问委员会副理事长。

  “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长期目标,是保护中国1%的国土面积。”唐越说,“在实际操作层面,我们的设想是把四川老河沟的成功模式复制过来。”

  这一年,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在云南大理鹤庆县建立西草海社会公益保护地。这片保护地的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但每年却有8000到10000只候鸟在此过冬。

  “这是桃花源基金会正式成立后的首个示范项目。”唐越介绍,西草海不但是候鸟们的聚居地,其周边还有5个村庄,超过2万名村民在此地生产生活。

  桃花源基金会在这里复制了老河沟项目的经验,将其成功打造为一个湿地-农田复合生态系统。这个项目的成功,不仅对当地湿地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有着重要意义,更重要的是,让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在保护关键栖息地方面,充分结合国情,理出了一条“以公益的心态、科学的手段、商业的手法保护净土”的思路。循着这一思路,2016年,基金会在吉林建立了向海社会公益保护地。

  除了关注国内的生态保护,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亦将视野扩大到全球。

  “我们(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有个计划,准备用10年的时间,把非洲每个国家都走一趟。”唐越说,2017年,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共同设立的“非洲保护区巡护员奖励基金”,正是这一计划的产物。

  “我们去年去了非洲三四个国家。”唐越说,“非洲盗猎十分猖獗,巡护员的工作非常危险。”在南非,巡护员们在极端恶劣的生活条件下与盗猎分子展开殊死斗争的故事,让唐越深受感动,“许多巡护员都牺牲了,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环保,无国界之分。”

\

2019年1月,唐越受邀出席2018“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

  用互联网产品的模式做项目

  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设立“非洲保护区巡护员奖励基金”的行为,曾让国内公众感到不解:为什么一家中国的环保基金会会到非洲做这样一个项目?

  出身投资界的唐越认为这并不难理解。“如何以最有效率的方式,产生最大的杠杆和社会效应,是我们思考问题的出发点。”

  这不仅是他力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在非洲设立“巡护员奖励基金”的原因,更是他从事公益的底层逻辑—对于地球来说,保护生态环境能在最大范围内让所有人受益;对于国家来说,支持教育就是在为国家的未来夯实基石。

  “除了自然保护,我关注的另一个领域,就是教育。”唐越说,“重点在乡村教育。”

  在唐越看来,乡村教育的好坏,不仅关系到全国几百万农村孩子的未来,同时也与农村脱贫息息相关。

  “2017年底2018年初,小赢科技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会。”唐越介绍,小赢科技公益基金会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与马云公益基金会联手,在江西寻乌县澄江中心小学落地了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

  诞生于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过去一年曾在教育界引起热烈讨论。讨论的关键,在于在乡村教育改革中,是继续保留小规模学校,把小规模学校办得“小而美”,还是撤并小规模学校,改为寄宿制的集中办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导致“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引起争议的原因之一,是历史上乡村寄宿制学校办得并不好,“校车短缺、学校住宿条件差、住宿生缺乏老师照顾”等,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针对这些问题,唐越表示,小赢科技在开启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时,早已注意到了需要规避的“陷阱”。

  “推动寄宿制改造,乡村校长非常重要。乡村教师、乡村校长、寄宿制学校是非常完善而不可或缺的乡村教育体系。”唐越说,“我们是用做互联网产品的模式来做这个项目。项目开始之初,基金会先做了大量调研,将各方的需求全部找到,然后做出非常详细的需求文档。”

  关注用户的痛点在哪里,而不是想当然地去做,这是互联网思维下唐越在落实乡村寄宿制学校项目时始终不变的准则。

  在澄江中心小学实地考察后,唐越最终建立起以校园寄宿条件、留守儿童心理健康、乡村学生知识拓展三方面为核心的改造方案。

  2018年,小赢科技为澄江中心小学全校师生组织了首届读书嘉年华活动,并捐赠了图书绘本。“让他们通过读书建立与世界的联系,为孩子们创造与世界平等交流的权利。”

  唐越说,接下来,随着校园宿舍设施的完善,寄宿生活老师也将走进每一个留守儿童的精神世界。届时,小赢科技将协同乡村教师在校内深入推广阅读活动,“让乡村学生在知识的海洋中赢得自信,用知识赋予他们奔跑的权利。”

  介入医疗、环保、教育领域多年,唐越意识到,公益的最终目的,是让更多人受益,践行的方式并不只是传统路径中的捐款这一条,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在公益的具体实践中,能提供什么样的力量,让改变发生。

  “也许并不是人人都有能力捐款,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因此就失去了践行公益的能力。”唐越说,“当我们把公益的概念放到一个更广阔的维度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有践行公益的能力与机会。”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