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孔维:陪伴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和最大的向善
2018-12-21 11:10:05    

\

知名演员、传梦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孔维

  12月18日,首届全球慈善家论坛暨慈善家之夜,在北京柏悦酒店隆重举行。

  数十位国内、国外的重量级嘉宾参与发言,近300位商界、公益界精英汇聚一堂,就“公益创新与可持续发展”、“影响力投资的趋势与路径”,以及“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等议题展开热烈讨论,思辨财富运用之道,探讨新时代背景下社会价值的重塑。

  知名演员、传梦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孔维出席了慈善家之夜,在明星公益分享环节,做了“陪伴是最好的教育,是最大的向善”为题的分享,详述了她亲身参与留守儿童关爱项目的内心感受。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佩姬女士,沈国军先生,徐永光老师,各位嘉宾,晚上好!

  刚才已经介绍了,我是演员孔维,也是传梦公益基金会的创始人。我们传梦公益基金会另外一位联合发起人黄晓明先生也就坐于台下,我谨以传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的身份,代表黄晓明先生,代表传梦人分享一下我们小而美的公益活动——资教工程。

  @

  目前我们横跨两省,在云南和贵州已建立34所项目学校,直接得到我们关爱和陪伴的孩子超过13000多个。这些孩子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会亲切的叫声“孔妈妈”“孔老师”。在众多的身份当中,孔妈妈也是让我最为自豪的一个身份。

  2012年在我非常美丽的家乡贵州,有五个孩子同时闷死在垃圾筒里。我想所有人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都会觉得特别心痛,尤其我也是位母亲。那个时候我想除了掉眼泪是不是还应该帮助这些孩子?于是我带着这样的愿望回到了我的家乡贵州,希望去帮助这些留守儿童。

  最原始的想法就是捐钱,然而我们的这个想法被一位校长拒绝了。这位校长说,国家九年义务制教育,孩子们不缺书读,甚至连书本都是免费的。我拿你的钱只能给家长,家长是拿了买酒喝还是还了赌债,我不敢保证。接着,校长表示他不希望孩子们从小就学会伸手跟人要,张嘴跟人哭穷的习惯,这句话非常打动我。既然捐钱不是最好的方式,还违背我们的初衷,那么我们就决定给学校捐赠72台电脑,帮助孩子们学习。

  然而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发现这72台电脑被尘封放在一个角落里,并没有使用。一开始我很生气,甚至有点愤怒。但是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没有什么可生气的,因为这些电脑对于孩子们来说太陌生,他们根本就不会用,也没有老师会教。那一刻我们才明白,原来这些孩子最缺的是老师。因为这里的条件太艰苦了,根本留不住老师。有很多饱含热情的老师来到这个地方支教,可是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条件太艰苦,工资待遇太低,付出和得到根本不成正比。而且这里的孩子们基础非常差,教半天也教不会。一茬又一茬的打击,把这些原本信心满满的支教老师都给吓跑了,他们能够留下来教孩子三到五个月时间已算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孔维和贵州晴隆第一批资教教师合影

  问题找到了,可是怎么解决呢?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们开始转变思路。从一开始想捐钱捐物,变为我们希望给学校配齐他们需要的老师,希望为这些孩子寻找讲台上的那个人,并且留住他。乡村教育条件确实很差,只有一腔热血太单薄,所以在2014年我们创办了传梦公益基金,并且发起核心项目——资教工程,意在为乡村的孩子整合更好的教育资源。“资教工程”不仅帮助乡村儿童,还资助乡村老师。既然留不住外来的老师,那我们就发展当地的老师,让当地大学毕业生回乡,让当地的人去教当地的孩子。这样有亲人和朋友在身边,他们就更加愿意留下来了。我们第一批招的资教老师,都是少数民族。

  @孔维希望“七彩课堂”能成为陪伴孩子心灵成长的长期伙伴

  乡村教育资源极为匮乏,很多学校都只能保证最基础的语文和数学课。孩子们从来没有摸过画板,没有上过音乐课、体育课。可是在幼童教育时期,除了语文和数学,其他科目对于孩子们来说也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决定为这些学校里的孩子补齐他们所稀缺的课程,包括音乐、体育、美术、计算机、外语等等,我们管这样的课程叫“七彩课堂”。我们更支持乡村教师在节假日期间,利用业余时间上山下乡,把孩子们叫在一起写作业,玩游戏,甚至连洗头和剪指甲这样的事情都在一起做。我们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得到老师的陪伴,也希望“七彩课堂”能成为陪伴孩子心灵成长的长期伙伴。

  @资教工程的资教老师带来的七彩课堂,补齐了学校所稀缺的课程,包括音乐、体育、美术、计算机、外语等

  据统计,在中国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这些孩子有80%都缺少关爱。我认识一些在大学做心理辅导的老师,他们曾经接触过很多有心理障碍的孩子,大部分都曾是留守儿童。在农村,孩子生而不养,养而不教的情况比比皆是。我去过很多农村学校,只要看到孩子眼睛里闪烁着期盼的小目光,我都会非常主动地跟他们说话。但是我发现这些孩子由于长期缺乏亲情关爱,都极度缺乏安全感,非常害怕外来的人。即便他们对你微笑,身体也都在本能的往后退。好在我们的资教老师来了,他们带来的七彩课堂,让学校充满了欢歌笑语。那一刻,我感觉到所有的付出与坚持都是值得的。

  @

  但是问题又来了,这些欢歌笑语能够维持多久呢?其实我也经常做儿童陪伴,我会把个别的孩子带我的房间。我们一同吃,一同住,早晨起来一起晨练,晚上我会跟他们道晚安。有两个孩子,妈妈去世了,爸爸常年在外面打工,他们对我很依赖,会抱着我的大腿看我很久,而我对这些孩子也付出了很多感情。老大曾是一个完全自闭的孩子,但是因为短暂的相处,他哪怕喝白开水的时候都会先端到我面前说:“孔妈妈,你先喝”。这让我非常感动。

  我们希望乡村教师能成为留守儿童的长期陪伴者,因为只有他们是真的能够扎根在那里,给孩子们带去快乐,带去自信。我要感谢“资教工程”这个项目,感谢我们资助的所有老师,是他们的坚守让这个项目永远充满活力,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留守儿童。我在这里给他们鞠个躬,谢谢!

  回想开展“资教工程”项目以来的点点滴滴,有很多很多的欢乐,也面临很多很多的困惑。我们曾一度处于缺人缺钱的状态。有一次我们的项目有8万块钱资金的缺口,而我的账上只有10万块,但我仍然选择拿出8万救急。

  @

  其实演员是一个很简单的职业,当你离开舞台太久,也会面临着缺钱的问题。我曾经有个朋友,演艺事业刚刚走上正轨,就捐出20万。我知道他的情况,刚步入正轨的时候也不是很宽裕。我就说你先捐10万,下次有需要再找你。等我下次筹款再找他,他就说好久没拍戏了,十分抱歉。其实这样的情况,很多明星都会有。我也想为一直坚持公益的明星发声,明星做公益也有他们会遇到的问题,明星做了很多事情,但仍有人带着有色眼镜看他们的公益行为。我的同学黄晓明,15年捐赠数额达4500万。做公益,无论大小,都是爱心的散发,我很尊敬我的同学。我们成立传梦公益基金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晓明,在公益项目上他从来没有拒绝过我,我每次需要他的时候,他都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再次感谢!

  @

  这一路有这么多的坎坷,我有很多次都想放弃。但是当我看到孩子们的改变就舍不得放弃。每当我去学校的时候,孩子们知道孔妈妈来了,都会跑到学校门口去接我,甚至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亲昵的搂着我的脖子。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何况,我身后还有无数像黄晓明这样的伙伴在支持我,所以这个项目会继续做下去。

  @孔维邀请众多好友一起为“资教工程”项目代言

  说了这么多,难道大城市里的孩子就没有留守这个情况吗?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用金钱堆积孩子的成长之路,而不是用爱和陪伴伴随着他们一起成长,我想等他们长大那一天,也一样会面临乡村留守儿童所遇见的问题。我一直在说一句话,我相信一个从小就得到爱和陪伴的孩子,他长大以后也会努力去爱别人,这就是这个项目最大的意义。

  @

  今天我们终于明白孩子们最需要的不光是知识,还有最好的陪伴。中国正处在发展的快车道上,而建设这个国家的中坚力量正好是今天在座的你们和我们。我想我们都不希望让贫困继续循环,也不希望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痛让我们的下一代继续去经历。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大家一起行动,比如支持乡村教师,比如去做环保公益,不管哪一项,只要发自内心去做,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我相信陪伴是最好的教育,陪伴是最大的向善,谢谢大家!

  @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