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世界里,国内唯一手语律师为聋哑人撑起法律的“保护伞”
2018-10-23 14:50:12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8月刊   作者:杨莉楠 撰文

原文标题《唐帅:于无声处》

\

唐帅 手语律师

  一张口,一群人

  唐帅第一次体会到聋哑人的痛苦和悲哀,是5岁那一年。

  父亲患阑尾炎疼得死去活来,却无法跟医生沟通。在一旁跟着干着急的唐帅真正深切体会到,什么叫有口难言。

  唐帅的父母皆因药致聋,在重庆市大渡口区振兴金属厂工作。上世纪80年代,那个厂子是重庆市接纳聋人就业的重点工厂之一,200多名工人全部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

  能听会说的唐帅给父母带来了希望,他们在他身上寄予了回归健全人生活的梦想。甚至,为了让儿子远离聋哑人群体,父亲直接将他送到外婆家寄养。

  年幼的唐帅思念父母,经常去厂里看望。精通手语的厂长见他聪明、悟性高,便将他带在身边跟自己学习手语。起初,父母并不情愿,他们希望儿子能够和正常人一样成长,离他们的环境越远越好。

\

唐帅的父亲(左)

  唐帅彷徨的同时,也心疼父母与社会的隔阂越来越大。母亲曾因为医院担心收治聋哑人造成纠纷而被拒之门外,令唐帅心中戚然。但这种感情对于一个少年来说还太过“复杂”,最终外婆的一句话,让他坚定了学习手语的信心。

  “不学手语,父母老了,你怎么带他们去看病?”

  除了跟着厂长学习手语,唐帅亦时常去重庆当地的旅游景点寻找来自全国各地的聋哑人与他们交流。8年过去,唐帅逐步掌握了包括重庆方言手语在内的全国各地方言手语和普通话手语。

  十几岁的唐帅成了工厂里的“红人”。他不仅是所有职工子弟中手语最好的,而且是个热心肠,不少职工碰到生活上的难题都愿意找他帮忙。父母的态度随之慢慢转变,除了被唐帅的坚持打动,他们亦在儿子身上获得了某种荣誉感。

  但对唐帅而言,接触聋哑人群越多,越觉无力。他觉得自己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聋哑人不能参与正常的社会生活,连正常的生病就医都很难,而且残疾人的经济条件也普遍不好。”

  因为家庭经济原因,高三时唐帅辍学开始谋生。他先后辗转至上海、北京,参加过歌唱比赛,卖过盒饭,做过服装批发生意。攒够了学费后,他返回重庆,通过自考进入西南政法大学专修法学。

  选择法学专业,唐帅有自己的考量。

  “这么多年我总结过,聋哑人在法律维权和就医上面临的困难是最大的。我想,我既然精通手语,要么学法,要么学医,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

\

  2006年,唐帅考取手语翻译资格证,开始帮助司法部门查办涉聋哑人案件。这一过程中,他越发感受到聋哑人维权的困难。聋哑学校所教的普通话手语和聋哑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自然手语区别较大,“翻译不畅”使一些聋哑人在诉讼案件中无法真正“发声”,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且法律上的很多专有名词也不为普通手语翻译员所真正理解并完整表达。

  办案千余起,唐帅没有碰到一个会手语的律师,他甚至亲眼目睹过翻译员在审讯期间向聋哑人索贿。仿佛一下子掉进沉默的深海,他的心又“疼”了。

  唐帅决定亲自上阵。

\

  2012年,他通过国家司法考试,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手语翻译代替的是聋哑人的‘嘴’,我做律师,就是希望能成为防止冤假错案的一道重要防线。”

  道阻且长

  执业后,唐帅近3年来没有休息过一个周末,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

  处理聋哑人案件比一般案件要多花费2至3倍的时间,另外唐帅还面临一个困境—聋哑人经济能力普遍较低,这意味着聋哑人案件办得越多,唐帅的律师事务所就亏得越多。

\

  为了保证律所能够正常运行,他只能通过办理更多别的案子来弥补亏空,“现在聋哑人的案子和其他案子之间的比例只能维持在3 : 7。”办案多年,唐帅不止一次地感叹,一般律师接触的是社会阴暗面,而自己接触的却是一个又一个“黑洞”。

  做手语翻译期间,唐帅接触过不少聋哑人犯罪团伙,与之前相比,现在聋哑人犯罪团伙的犯罪形式越发多样化,从偷、抢,转变为诈骗类和毒品犯罪,诱骗、买卖、虐待等手法更为惯常。更有略懂法律的,了解《刑法》规定孕妇不能被采取强制措施,便频繁致使聋哑妇女怀孕,方便其作案。

\

  唐帅曾遇到一个被拐骗进入犯罪团伙,因频繁盗窃被抓的聋哑女孩。医生检查时发现,女孩身上有百余处烟头烫伤留下的伤疤。因为不满16岁,检察机关不予批捕,将女孩送回了家。令唐帅震惊的是,家人面对失而复归的孩子,并没有旁人想象中的开心。因为无法正常沟通,亦不能工作,家人觉得她是累赘。返乡不足3天,女孩又坐车离开了老家。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唐帅意识到,大部分聋哑人都不懂法。甚至曾有一名婚龄11年的38岁女性聋哑人向唐帅咨询,应该去哪里离婚。这让他十分汗颜。

  “她结婚是父母带着去结的,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叫什么。不用说维权了,聋哑人大部分都不知道自己有哪些合法权益,人家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唐帅觉得自己的声音不能仅仅停留在诉讼与辩护层面,他决定为聋哑人普法。

\

唐帅自掏腰包专门为聋哑人制作了普法手语节目《手把手吃糖》

  现在,唐帅担任重庆大渡口区残联法律顾问,每月会按时给区里的聋哑人开讲座。为了扩大影响力,他在2016年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研发了一款为各类残疾人提供法律咨询与服务的APP软件—帮众律师。最近,他新办了一个普法手语视频节目《手把手吃糖》。

\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手语律师”唐帅,因为长期帮助聋哑人维权,他被评为“重庆好人”。而作为大渡口区人大代表,唐帅今年也在议案中建议成立一个独立的手语翻译协会,对涉及聋哑人的司法审讯录像进行鉴定,同时也对手语翻译进行培训,制定翻译规范。

  然路漫漫其修远兮,唐帅决定先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开始探索。

  现在,唐帅的事务所里招聘了5名高校毕业的聋哑大学生,他们跟着唐帅学习法律知识,通过手语给聋哑人解释法律问题,唐帅觉得“这比让律师学习手语实际得多”。

  这5名聋哑大学生将参加今年的司法考试,唐帅说,如果他们能够通过,那么他就能如愿地从“国内唯一手语律师”的光环中解脱出来。

  “人家说,你红了,现在走在街上买面包会有阿姨给你付钱,跟同事到KTV唱个K都有经理给你送大果盘,这不挺好吗?其实不是。我现在的生活真的被严重改变,我觉得说‘打扰’也形容不了我此刻的心情。”

\

  唐帅的两个微信号上限共1万名好友,已经全部加满,有不少影视公司想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唐帅说自己实在太累了,也不止一次想过放弃。

  “但为什么坚持?其实很简单,我没有那么伟大,就是因为我的父母是聋哑人,我明白,我理解他们那个感受。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只有我一名手语律师,我不干,谁来干?”

唐帅普法视频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